努力做评论小天使,尝试产粮ψ(`∇´)ψ

【德哈】万物有声

今天醒来又是平常的一天,德拉科想,今早有魔药课,啊哈,这真是让人愉快的一天。

【德拉科又开始傻笑了】

【是的,笑的好丑】

【今天早上好像是魔药课吧,估计又可以看哈利出丑了?】

【啊,男孩子们啊,都很幼稚】

......

“?谁在说话?”德拉科揉了揉耳朵,觉得自己可能没睡醒。

那些细细碎碎的声音沉默了一会儿,马上就嚷了起来。

【是我!德拉科,我是你的魔杖!哦,梅林啊,您居然可以听到我们说话了?】

【是我!我是你的床!小少爷,昨天睡得好吗?】

德拉科发誓刚才床激动的扭了一下。

【我是你的魔药课本,论文夹在我的第二页里,你想好今天要怎么整哈利了吗?】

“什么?你们居然叫...

【德哈】许愿树

1.好久不见啊,大家。考试行程一直安排到今年11月.......偷偷上来冒一下泡


2.这篇的时间线大概在战后


—— 

“早上好,哈利。今天天气真不错。”

“早,乔伊。”

哈利按住了电梯门,等着乔伊进来。

“哈利,我有一个秘密,你猜是什么?”

拉文克劳啊......哈利在心里感叹,和他们聊天你永远不愁没有话题聊。而且巧妙的是,他们涉及的话题都会绕开个人的隐私。

 “下场魁地奇博彩的中奖号码?”

 “不是。”乔伊摇了摇头,神神秘秘的说:“是神秘司事务所的秘密哦,我听别人说的。”

 她的声音压的更低了,...

请求

孤倚:

我……
反正……
看着真的难受🙄🙄🙄


空桑:



请求



请求大家帮帮忙,送我上去给Lof 看到,这次lof 改版之后不仅排版丑,还影响重大,损害了各大圈子的新人,以及粉丝不多但用心产粮的太太们的利益和热情!因为不是你们写的或者画的差,而是你们的粮会被直接被忽略掉!



大家三次都忙,萌CP都是用爱发电,有时间产个粮已经不容易,有几个热度评论就很满足了,但还要因为Lof 的原因,让你们的付出得不到应有的汇报,这就很悲催了。所以在此呼吁一下,请各位读者老爷,正在用爱发电的太...

Mr·Meow:

话多=抱大腿

我一条咸鱼居然也有一天因为话多

可以和大佬们同台竞技(兴奋


牛盲马晒客:



原来nili 禁爆乱正 大大人前人后diss我这么多次






哦,不止我,初步统计她diss了 闻子、咸鱼板命、伏敖、蒜泥、ICEE、阿灰、我渊、老舅、mr.meow、我



diss我本子贵,diss完就给自己本子涨价



diss咸鱼写ABO,diss完自己写ABO灵车漂移。...



【德哈】Telephone Number2

时间:2020年10月31日

地点:Beaujon医院502房

主演:潘西·帕金森 布莱斯·扎比尼

编剧:文森特·克拉布

克拉布叹了一口气,合上了喜剧选修课的作业本,掏出了一版巧克力啃,时间地点人物有了,但是情节的推动被墙壁挡住了,他编不下去了,急需灵感。

灵感二人组显然不知道隔壁编剧先生的烦恼,爱情女主演潘西指甲一直划着病历本的塑料壳,“嘶啦嘶啦嘶啦——”看来她走错了片场,将恐怖片的BGM带了过来。

“潘西。”床上一团白色的被子,疑似男主演的东西终于说话了,“你别刮了,声音很难听啊。”

“嘶啦嘶啦嘶啦——啪!”

“哦。”潘西...

我终于可以歇一会儿了_(:3」∠❀)_今晚终于可以更文了,如果这次雅思没过,七月份会忙的飞起……

KQRBNP

“海德薇?你怎么湿成这样?你没找到罗恩吗?”

“你给罗恩写信了?”赫敏问。

“对,我一直没找到他,活点地图也没有找到。所以就写信让海德薇去找。”

“他应该是偷偷去霍格莫德村。”赫敏完成了她的魔药论文,“他最近都是这么干的。”

“是吗……”哈利皱了皱眉毛,又泄气的趴到桌子上,“我好想和他说火焰杯的事啊,要是罗恩在的话,他肯定相信我没有自己私自投名字的。”

“是的。”赫敏说。

 

霍格沃兹有很多不为人知的地方,比如说斯莱特林的密室,拉文克劳的图书馆,格兰芬多的魔镜,赫奇帕奇的植物园。这四个地方除了密室被找到以外,罗恩怀疑其他三个都是不存在的东西。

不过现在我也不在乎了,他...

沉疴

何惜一行书:

      ------------忽闻英法美联合打击叙利亚后所想


今天,我遗留百年的伤口遽然痛楚。


这份痛楚来自战争,来自曾经的贫弱之国,来自铁蹄下的焦土,它才刚刚在上面覆盖一层春日发芽的沃土,很薄,薄得还能看见下面的白骨。


而近日叙方的种种,将我们并没有走远的记忆拉了回来,有三个国家的名字,它们让人想起三个条约,《黄埔条约》、《望厦条约》、《南京条约》。


有熊熊烈火,从首都燃起,我认识火下的花纹和灼黑的汉白玉吗?我认得,我后来认真地抚摸过它们的伤口,和伤口上雕刻的葡萄花...

论同人读者与同人作者

Alex:

感谢原作授权转载,Writing for writing's sake.


萧昱然🐓:



强调:以下内容仅为我个人从自身作为读者和作者两方面出发,长期以来,在阅读和写作中所得到的一些感想。并不针对任何CP和作者。



当然,如果你能对号入座,就更好了。因为我就会选择给自己对号入座。对我来说,写这篇文章也是自我的一种反省,希望未来我能有更大的进步,警钟长鸣,以免成为我不想成为的那种人。



希望能有更多人阅读这篇内容。






作为作者,...

【德哈】Telephone Number

送给 @籾山阿亚 教授哈&学生德,之前看了阿亚画的18×30就很想写,现在终于写完啦~

白板,两行蓝字。

第一行的每个字母他都认得,H-A-R-R-Y-P-O-T-T-E-R

第二行的每个数字他都背过,4-4-X-7-5-X-1-2-X-7-1-X

所以,他原来是长这样子的吗?看起来年龄很小啊?他的名字是叫哈利吗?真的这么年轻就是教授了吗?他……德拉科一整堂课都笑着,他坐在角落里,前面有克拉布和高尔挡着,没人会注意到这边。一左一右围着他坐的潘西布雷斯心虚的交换了一下眼神,安静乖巧的记着笔记。

到了下课,潘西说:“我忘记带国际贸易的书,先回寝室去...

1 / 7

© 含英言轻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