努力做评论小天使,尝试产粮ψ(`∇´)ψ

我最近也没有什么时间看文……所以就翻翻点赞了……等我写完论文初稿就过来写评论!

痛苦屯文和写论文中。

我是不是……十月份没月更?

最近有点忙……等我十一月估计也更新不了……等我十二月份一起更新……

【官宣❤】就决定是你了!2018年LOFTER锦鲤!

我就好奇的转发一下

包包包子铺!:

经过一轮和金主爸爸们讨价还价式的剥削拉赞助(๑•̀ㅂ•́)و✧

终于可以正式开启这个全网史上最穷抽奖活动了!


本次活动在【点赞】【推荐】【评论】三项中,抽选 【1位 】天选之子幸运鹅,作为我们这个穷苦平台的锦鲤!只抽1个!!!!

即,你点推、点赞、评论,都有可能获得包子的垂青(并不用

礼轻情意重,请不要嫌弃我们!!


抽奖赞推评截止11月12日0点

抽取时间为11月12日12点后(拉取完数据并抽完为准)


——————礼物一览——————

———————由LOFTER官方提供————...

【德哈】一只21岁的猫咪

https://shimo.im/docs/56a09e81a1ea49e1/ 

很久之前写的一篇文章,因为感觉写的不是很好就一直没发,所以就不打tag了。

至于现在为什么发上来,因为要履行每月一更的承诺嘛。

纳威的糖纸

这次的主角是纳威。

——正文——

圣芒戈魔法伤病医院,五楼,魔咒伤害科,49病房。

“艾丽斯,我又来看你们了。”男人说,“今天天气很好,您看起来也好了很多。”

窝在床上的女人将自己的被子卷成一团,自己再钻进去,捏着被角,看着纳威。

忽然她想起了什么,警惕的从口袋里面掏出一颗糖,“撕拉”一声撤掉糖衣,快速将糖心丢入口中,捂住口发出“嗷呜嗷呜”的声音,腮帮子鼓起,好像吃的不是一颗小小的糖块,而是一堆松鼠用来过冬的糖粒堆。

女人将糖纸塞给纳威,双手一摊,所有病号服的口袋都翻了一遍,白色的内芯耷拉出来,一点糖屑的影子都没有。

纳威收好了糖纸,放到了糖纸夹中。和艾丽斯说了几句话,留下一个微...

【德哈】万物有声

今天醒来又是平常的一天,德拉科想,今早有魔药课,啊哈,这真是让人愉快的一天。

【德拉科又开始傻笑了】

【是的,笑的好丑】

【今天早上好像是魔药课吧,估计又可以看哈利出丑了?】

【啊,男孩子们啊,都很幼稚】

......

“?谁在说话?”德拉科揉了揉耳朵,觉得自己可能没睡醒。

那些细细碎碎的声音沉默了一会儿,马上就嚷了起来。

【是我!德拉科,我是你的魔杖!哦,梅林啊,您居然可以听到我们说话了?】

【是我!我是你的床!小少爷,昨天睡得好吗?】

德拉科发誓刚才床激动的扭了一下。

【我是你的魔药课本,论文夹在我的第二页里,你想好今天要怎么整哈利了吗?】

“什么?你们居然叫...

【德哈】许愿树

1.好久不见啊,大家。考试行程一直安排到今年11月.......偷偷上来冒一下泡


2.这篇的时间线大概在战后


—— 

“早上好,哈利。今天天气真不错。”

“早,乔伊。”

哈利按住了电梯门,等着乔伊进来。

“哈利,我有一个秘密,你猜是什么?”

拉文克劳啊......哈利在心里感叹,和他们聊天你永远不愁没有话题聊。而且巧妙的是,他们涉及的话题都会绕开个人的隐私。

 “下场魁地奇博彩的中奖号码?”

 “不是。”乔伊摇了摇头,神神秘秘的说:“是神秘司事务所的秘密哦,我听别人说的。”

 她的声音压的更低了,...

【德哈】Telephone Number2

时间:2020年10月31日

地点:Beaujon医院502房

主演:潘西·帕金森 布莱斯·扎比尼

编剧:文森特·克拉布

克拉布叹了一口气,合上了喜剧选修课的作业本,掏出了一版巧克力啃,时间地点人物有了,但是情节的推动被墙壁挡住了,他编不下去了,急需灵感。

灵感二人组显然不知道隔壁编剧先生的烦恼,爱情女主演潘西指甲一直划着病历本的塑料壳,“嘶啦嘶啦嘶啦——”看来她走错了片场,将恐怖片的BGM带了过来。

“潘西。”床上一团白色的被子,疑似男主演的东西终于说话了,“你别刮了,声音很难听啊。”

“嘶啦嘶啦嘶啦——啪!”

“哦。”潘西...

KQRBNP

“海德薇?你怎么湿成这样?你没找到罗恩吗?”

“你给罗恩写信了?”赫敏问。

“对,我一直没找到他,活点地图也没有找到。所以就写信让海德薇去找。”

“他应该是偷偷去霍格莫德村。”赫敏完成了她的魔药论文,“他最近都是这么干的。”

“是吗……”哈利皱了皱眉毛,又泄气的趴到桌子上,“我好想和他说火焰杯的事啊,要是罗恩在的话,他肯定相信我没有自己私自投名字的。”

“是的。”赫敏说。

 

霍格沃兹有很多不为人知的地方,比如说斯莱特林的密室,拉文克劳的图书馆,格兰芬多的魔镜,赫奇帕奇的植物园。这四个地方除了密室被找到以外,罗恩怀疑其他三个都是不存在的东西。

不过现在我也不在乎了,他...

沉疴

何惜一行书:

      ------------忽闻英法美联合打击叙利亚后所想


今天,我遗留百年的伤口遽然痛楚。


这份痛楚来自战争,来自曾经的贫弱之国,来自铁蹄下的焦土,它才刚刚在上面覆盖一层春日发芽的沃土,很薄,薄得还能看见下面的白骨。


而近日叙方的种种,将我们并没有走远的记忆拉了回来,有三个国家的名字,它们让人想起三个条约,《黄埔条约》、《望厦条约》、《南京条约》。


有熊熊烈火,从首都燃起,我认识火下的花纹和灼黑的汉白玉吗?我认得,我后来认真地抚摸过它们的伤口,和伤口上雕刻的葡萄花...

1 / 7

© 含英言轻 | Powered by LOFTER